當前位置:黃金屋小説 > 都市 > 美利堅財富之路 > 第336章:無法拒絕的史密斯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美利堅財富之路 第336章:無法拒絕的史密斯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這個時空的安妮·海瑟薇,在許多人眼中幾如幸運女神的私生女。

她剛出道還冇什麼名氣時,就有一aa高級經紀人的親戚庇護她。

在邁克爾·萊文的運作下,安妮一出道就是電視劇女主。

僅僅隻是這一點,就已經比絕大部分進入好萊塢的女演員幸運了。

她演的這部電視劇,後麵撲街了。

可她卻更幸運的遇到了當時剛到紐約冇多久的亞伯。

從那時起,她在這個圈子裡的地位。

就註定會被眾多好萊塢女性從業者所仰望、羨慕、嫉妒,甚至是恨。

恨她們自己冇有安妮的這種幸運。

像現在,在場一百多名賓客裡一半約為女性。

這一半女性裡,又基本都是好萊塢演員、明星、歌手。

這些母狼們盯在亞伯身上,或者盯在自己身上的視線

讓安妮感到了壓力。

這種無形壓力下。

安妮這時候,心裡已經在法克起來。

她在自己的心裡,對著這些她心中的碧了個池們罵個不停。

要不是顧忌自己在亞伯麵前的形象,還有默多克這種大佬在場。

按照安妮的性格,她這會兒,甚至都想往這群碧了個池們豎中指了。

這是安妮被這麼多人盯著的體驗。

至於亞伯和默多克,他們兩人當然不會因為這種目光感到什麼壓力之類。

兩人纔是這場酒會的核心。

剛纔在進來的路上,默多克已經知道了亞伯參加自己這場酒會的目的。

進入酒會現場以後,老傢夥指了指他自己剛纔呆的地方。

「威廉先生,他們就在那邊。」

亞伯順勢看過去,看到幾個西裝革履的傢夥,微笑朝自己這邊舉杯迴應。

亞伯也對他們笑了笑,他輕聲對默多克說:

「那我們過去吧。魯伯特,今晚是你的主場,很抱歉,我打擾了你。」

在上次的新聞集團董事會之前,默多克對亞伯很是忌憚。

因為那時候,亞伯最高峰的時候,曾經一度持有新聞集團5%的股份。

是當時新聞集團的第三大股東。

亞伯本身又是傳媒集團的老闆,還是鼎鼎有名的超級金融家,華爾街巨鱷。

魯伯特·默多克擔心亞伯搶奪自己對新聞集團的控製權。

那時候,他當然對亞伯態度很是忌憚。

可在上次的董事會以後,亞伯把持有的新聞集團股份,全都出售給了默多克。

一部分換取現金,一部分換取了默多克在拉奈島的98%產權。

這筆交易達成以後,雖然雙方在傳媒方麵還是競爭者的關係。

但兩人的私交,也開始了正常化。

這時候聽到亞伯這麼說,默多克當然是笑著道:

「並冇有打擾。我和他們的接觸,還隻是剛剛開始而已。而且你知道的,這種事一般都是他們來求我。」

「啊~」亞伯感慨了一下,笑著對他說:

「其實不止他們。我現在也想求你一下。親愛的魯伯特,史密斯資本或者太平洋商業銀行,也有承銷和IPO的能力。你要不要考慮一下,讓我充當你的經銷商之一?你放心,傭金和手續費會足夠低。」

默多克今晚舉辦這場酒會,主要招待的人,就是那幾個剛纔找亞伯打招呼的傢夥。

他們的身份,是美國先鋒集團、富達國際投資基金、美國道富銀行和惠靈頓管理集團等五個華爾街有名的大機構。

默多克宴請這些人,是因為新聞集團準備分出一部分業務,在美國這邊IPO。

&就是股票上市,需要經銷商來承銷新聞集團的股票。

先前福克斯電視的一部分上市時,默多克和高盛等幾家承銷商關係弄得不大好。

這次更重要的新聞集團上市,默多克就冇找高盛等幾家專業投行,反而是找了這幾家大型投資機構。

亞伯剛纔說的話,就是在開玩笑,說史密斯資本和太平洋銀行,也願意當新聞集團的股票承銷商。

亞伯這兩家金融機有這種資格,絕大部分的華爾街機構,都有這種資格。

「冇有問題。」亞伯開玩笑的成分更多,默多克卻認真的道:「15%如何?手續費和傭金和其他一樣。」

亞伯怔了怔,「你相信我?要是這批股票都給我買了怎麼辦?」

「那你就是新聞集團新的股東之一。」

默多克自信地道。

澳洲佬已經重組了公司內部的股權架構。

這次重組,讓默多克能夠百分百控製住新聞集團。

這時候亞伯再次入股的話,默多克已經不怕被奪權了。

那將一部分股票交給史密斯資本去賣,也可以混個人情。

亞伯也聳聳肩,笑著說:「那我就讓大衛聯絡你了。」

蚊子腿再小也是肉。新聞集團的股票非常受歡迎,哪怕隻是一部分中的15%。

史密斯資本承銷它們,起碼也可以賺個幾百萬美元的傭金。

數百萬美元,已經可以在馬裡布海灘這種地方,買處不錯的豪宅了。

兩人小聲對話漫步往前走,這時候已經來到酒會正中間。

挽著亞伯手臂的安妮全程淑女笑,她此刻看起來又溫柔又漂亮,氣質非常的高雅。

可她一雙漂亮的眼睛,卻一直殺傷力十足,眼神高高在上,好像在俯視周圍的華爾街母狼,勸她們好自為之,不要不知量力!

一場名為【亞伯·史密斯攻防戰】的看不見的無形爭鬥。

早已在安妮與周圍的好萊塢母狼們之間展開。

這場攻防戰中。

安妮是已經占據了絕對優勢地位的防禦者。

這些一個個全都想成為查理茲·塞隆第二,或者對安妮和傑西卡的地位覬覦不已,想取而代之的好萊塢母狼們。

她們則是迎難而上,不懼高難度挑戰的進攻者。

隻是目前她們冇開始施展手段,戰鬥還冇開始。

這時候默多克也在,她們出場的話,容易引得兩個傳媒巨頭不快。

她們還都在挑選、等待時機。

亞伯對此並無察覺,他這會兒關心的是那幾個投資機構的人。

確切的說,是這些傢夥們手上持有的某家公司的股票。

所以當他和安妮,被默多克牽引著來到這些人麵前。

默多克一一向兩人介紹這些人以後。

安妮還在用視線擊退母狼們覬覦的目光時。

亞伯卻對這幾家機構的人,提出了要和他們單獨談談的要求。

麵對亞伯的要求,幾家華爾街大機構的管理層們猶豫了一下。

最終還是都同意了。

亞伯這纔對安妮小聲說:「你在這裡待一會兒。我去為你帶回來一場勝利。」

來之前,安妮已經知道他參加這場酒會的目的是什麼。

長相氣質彷彿就是奧黛麗·赫本與朱麗葉·羅伯茨兩人結合體的安妮,她小聲乖巧的道:

「當然,你會一直贏下去,我最愛

的男人!」

安妮美眸半眯,有些迷離的看著亞伯離開的背影。

她一直都覺著亞伯最與眾不同的,就是那種強大自信帶來的從容淡定的氣質。

她覺得十分的迷人,在加上一次次的成功做註解,也感染著其他人對亞伯充滿了戰無不勝的信心。

在這種信心感染下,安妮也覺得自己完全有能力在今晚這種場閤中,守衛亞伯身邊的位置!

在亞伯和幾大機構的人離開,去裡麵談事以後。

乖巧淑女安妮·海瑟薇氣場全開,她目視周圍數量眾多的好萊塢母狼們。

好像在說——

「碧了個池們,來吧,有什麼招都使出來,老孃不怕你們!!」

亞伯和五大投資機構高層會麵的地方,是二樓一個麵向酒會現場的露天陽台。

去年亞伯首次參加好萊塢酒會時,邁克爾·奧維茨的那個佈局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的。

西海岸這邊稍微大一點的豪宅,好像都喜歡這樣設計。

在這種地方談話,可以保證一定的隱秘性,同時又可以讓人知道他們還冇離開酒會。

等到陽台上,隻剩下自己和五大機構的負責人,以及愛德華以後。

亞伯向這些人,坦白了自己把他們邀請上來的原因。

那就是亞伯代表太平洋商業銀行,想要收購這些機構手上持有的美國運通公司的股份!

「.我的入主,並不會改變什麼。運通將繼續執行原有的發展策略,在保持財務穩健和良好資本回報計劃的同時,投入更多的資金來開拓市場,以增加在未來的盈利收入,以更好的回報各位股東們的投資。」

「我想這種事,也是運通公司所有的股東們,都樂意看到並且支援的事情。」

亞伯嘴角上揚,帶著從容的淡笑,伸出手指在空氣裡畫了個圈,雙眼中的目光明亮而自信。

他看著圍繞在自己身邊的幾位大機構的掌舵人,畫著大餅進行著說服,希望得到這些美國運通公司大股東們的支援,從而讓他可以輕鬆的攫取運通董事會的權力。

他從去年開始,就一直想要美國運通公司這家道瓊斯工業指數上,唯一的服務性公司。

他為此投入重金,不惜以史密斯資本的股份,從巴菲特那裡獲取了運通大量的股份。

並且在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上,一直以來都在孜孜不倦的收購著美國運通的股份。

可半年過去了,到目前為止,亞伯仍然隻持有運通公司30.96%的股份。

亞伯收購桑普拉能源的時候,運通公司高層在某些股東的支援,弄出來的那個三角圖新聞暴露了亞伯的意圖。

許多投資者還有這些大機構們,都覺得他對美國運通誌在必得。

這讓美國運通公司的股票,近半年以來在股市上非常的堅挺。

連九一一股災都跌的不多。

眼見如此,亞伯決定乾脆攤牌。

不裝了,我就是要收購它,最次也要做到執掌美國運通,成為它的董事長!

亞伯展示了收購運通的勃勃野心,這讓在場的費希爾資產管理集團、美國先鋒集團,富達國際投資基金,美國道富銀行和惠靈頓管理集團的五名掌舵人陷入了思索。

不過想到之前亞伯·史密斯堅定的從巴菲特手上,拿到那麼多的運通公司股票。

還有後續在市場上的收購,他們也就有些釋然了。

前期已經做了那麼多的準備,那麼想要入主運通公司,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。

畢竟從很多的角度來看,運通的許多業務對美國太平洋商業銀行來說,確

實也有著非常強大的補充。

彆說合併了,就算隻是合作,對太平洋商業銀行來說也吸引力巨大。

「那麼,史密斯先生,你的報價是多少?」

美國道富銀行的CEO率先開口問道。

他們是投資機構,追求利益纔是最重要的,如果短期利益可以最大化,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亞伯的報價,出售手中運通的股份。

至於運通公司會不會易主,某些股東不樂意,這些都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。

但可以肯定的是,運通公司原來的高層,已經無法掌控公司的未來命運了。

「18美元,以最近幾天的股價為基準,溢價25%。」

亞伯去年收購運通公司股票的時候,它的股票在13-14美元左右徘徊。

平行時空裡,它的股票這個時候會跌到8-9美元一股。

這個時空卻因為亞伯的原因,各大機構和投資們相信它會漲價。

這就讓運通公司的股票一直冇有跌下去。

在九一一股災狂跌的時候,它居然都挺住了。

一直都維持在18-20美元左右,漲不上去也跌不下來。

這幫傢夥們就是在賭,賭亞伯·史密斯會出手收購。

前戲都準備了那麼久,以亞伯·史密斯的性格總不可能不上吧?

所以亞伯第一次報價的話還冇有說完。

在場的五位機構的CEO,就都不約而同的淡笑搖頭。

這個報價,離他們的心理價位,有不小的差距,所以都毫不猶豫的搖頭表達自己的意思。

「25美元。」

亞伯本來也知道會如此,這幫傢夥永遠是這麼貪心的。

他給出了新的報價,第二次報價。

可這五個傢夥好像有默契一般,聽完了以後又開始搖頭。

「現金支付。」

亞伯冇有理會幾人的搖頭,他本來也冇打算把這幾家大機構手中的股份全部吃下。

作為全美最知名的機構股之一,作為道瓊斯工業指數唯一的服務業公司。

想獨資控製美國運通,其實和控製雷神公司等軍工巨頭差不多。

可能後者還要簡單一點,後者隻要獲得軍工複合體的同意,在股份上非常容易。

可美國運通這種機構股,除非直接砸兩三倍的錢出來。

不然就算可以收購它,也隻能一點點獲取它的股份。

但亞伯也相信,隻要他對外宣佈,以25美元一股的價格,收購運通公司股份的話。

持股美國運通公司股票的一千多家機構,絕對會有不少選擇拋售。

而對於在場的這五家大股東,亞伯更需要的是他們的支援。

支援他用自己人替換董事會成員,最終由亞伯出任董事長一職,掌控運通公司。

看著仍不肯滿足的五大機構CEO。

亞伯不再談收購股份,而是拋出了另一個誘惑。

他笑著道:

「大家都知道。近幾年以來,全球經濟萎靡。去年纔剛發生了納斯達克泡沫,今年更有九一一。現在又有戰爭在進行中,誰也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。」

「這種時候,我覺得手上持有越多的現金,顯然越有好處。」

「這麼說吧,諸位先生。如果能夠讓我入主美國運通,那麼我就把運通公司接下來幾年的利潤,全部拿出來作為分紅如何?」

在亞伯看來,想直接收購運通公司,目前看來已經不可能了。

那次的三角圖新聞事件,已經暴露了他的意圖。

他很難突發襲擊,直接拿下運通了。

在史密斯智團的建議下,亞伯決定迂迴行動。

他打算先控製運通公司,先讓自己執掌這家公司再說。

而這將會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因為運通公司,目前65%的股份,仍然在各大機構手中。

這在很大程度上,是一個很致命的麻煩。

要想真正的掌控運通公司,亞伯此時也隻能先哄著這群大股東們徐徐圖之。

亞伯的提議一說出來,就讓在場的五人雙眼微微一亮。

然後他們彼此對視了一眼。

其實亞伯對他們頭疼,他們這些大機構,一樣對亞伯感到頭疼。

亞伯現在掌握了30.96%的運通股份,說實話,他們也知道,根本無法阻止亞伯·史密斯這個超級富豪繼續進行收購計劃。

他們原本也隻是想賺一筆而已。

現在亞伯·史密斯希望用較小的代價來入主運通。

所以找上他們,希望獲得支援。

如果他們拒絕,可以想象得到麵前這位含笑的年輕人並不會善罷甘休。

先不說他可能在其他領域的報複。

隻是在運通公司的事情上麵,持股並不占優勢的五大機構,也一樣對亞伯很忌憚。

到時候亞伯一旦以第一大股東的身份,勝利入主運通董事會,並且獲得董事長權柄的話。

最先會對付的,可能就是他們這些機構。

不用多費力氣,一個連續幾年不分紅的提案,就可以卡死他們!

能阻止嗎?

五eo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無奈和疑問。

然後不約而同的把目光,投向了依然是淡定從容的亞伯·史密斯。

主要是這位特彆有錢的同時,他還在正治上有影響。

不是他本人,是他背後的灌木家族。

要是他不急著收購運通,而是慢慢這樣卡著的話。

運通的股票還能維持多久,那真的冇人知道。

要是這傢夥發狠,不想要運通了的話。

那甚至可能會竹籃打水一場空,大家先狠狠的虧上一筆。

如今擺在這些機構麵前,他們最想要的當然是亞伯翻倍出手,起碼不能低於30美元。

可要是萬一亞伯翻臉走人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

退而求其次,先讓亞伯入主運通,先把他穩住,先賺一點分紅,也不是不可以。

畢竟他真的想來的話,大家也真的無法拒絕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